文學賞析

珍妮—美麗的天使

    發布時間:2019-12-05        

今年6月11日,我如約第三次入住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一附屬)針灸科二病區,開啟了每年一次的求醫之旅。

我患截癱頑疾多年,自前年因此病引起的并發癥突然發作,我不得不重拾治療,經一附屬醫院醫生大夫們妙手神針的精心醫治,收效顯著,我欣喜若狂、信心大增,康復的愿望亦愈加的強烈和迫切。

今年,我的主治醫師是曹大夫,她仔細詢問了我的病況,又查閱之前的病歷,爾后,告知我具體治療醫案,說:“咱一天平躺扎正面,包括頭面部、腹部及腿,一天趴著扎腰背部,依次輪回。”因每年也是這樣治療,我欣然應允。剛治療兩天,曹大夫因另有工作安排,我的治療便暫時由王主任接手。王主任五十多歲,很漂亮,一雙靈動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閃耀著慈善與智慧的光芒。說話很甜美,柔聲細語,與之交流,感覺如沐春風、心悅神清。

治療了幾天,我便感覺呆板、沉重的腰肢變得靈活、輕松了許多,我興奮至極,心花怒放。正常情況下,每天只在上午針灸一次,下午大夫們還要針對每個病人治療情況而制訂轉天的醫案。一般一個大夫負責十多個病人,而主任兼治更多,有時甚至三十多人,可想而知,他們的工作量還是蠻大的。

隔床是七十多歲的薛大娘,她是因頭暈腿麻并伴有陳年腰痛入院的。她每次平躺扎頭面部、上下肢而無法扎腰,她女兒是本院職工與王主任很熟識,便請王主任下午給她母親扎扎腰。剛開始,我還不以為然,畢竟我與主任素昧平生,只是尋常醫患關系。過了幾天,我突發奇想,何不讓主任順便也給我再扎一次呢?等于一天之內正背面都能兼顧,事半功倍,療效豈不更好?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以商量的口吻對王主任說:“我再多加點錢,您也給我再扎一次吧!”沒想到王主任很爽快地答應了,說:“行,不用加錢,我也給你開個小灶。”

隨后的日子里,王主任無論多忙、多辛苦都會為我們扎二次針。在薛大娘療程已到,基本病愈出院后,我心想,這回完了,沾不上光了。王主任這么忙,還能為我單獨跑一趟嗎?我惴惴不安地對王主任請求說:“我來一趟不容易,您還繼續給我開小灶吧!”王主任思索片刻,很體恤地說:“你來一趟確實不易,我能理解,好吧,只要我上班,就過來。”并給我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如果我忙忘了,你就找我一下。”

王主任果真沒有食言,如果下午開會或有別的事宜,她就趕在上午扎,有時這面剛起完針,緊接著又扎另一面,那場景著實讓人感動。這期間,曹大夫已經回歸重新接手工作,王主任還是依然如故地兌現著她的承諾,曹大夫扎這面,她就扎另一面,直至出院。

二十多天里,每當看到王主任端著針灸盤,步履匆匆而略顯疲憊的身影,心中便涌起一股暖流。王主任本可以心無旁騖、恪盡職守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身為主任不僅醫治病人,還肩負其他雜務,已經很費心勞神了,婉拒或漠視患者的額外要求也是情理之中而無可厚非??墒撬龝r時處處站在患者的角度,不遺余力地拯救著病痛的肉體乃至于躁煩的靈魂。也許這正是醫家鼻祖所倡導推崇的思想之最高境界──醫者仁心、大愛無疆!

熱點新聞

代理品牌男装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