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疏香—公公的晚年生活

    發布時間:2019-12-26        

我的父親去世早,我嫁到夫家,公公就成了親爸。

公公當了20多年中學校長,滿臉的嚴肅認真已經成了他的慣性的表情,學校老師們見了他都發憷。我和先生戀愛時第一次登門,婆婆做飯,先生和公公陪我說話,我們聊得很是親切自然,毫不生疏。先生很是驚訝:“我還以為你會緊張呢!”緊張什么,不就是位普通老人嗎?這就是緣分,沒準前世我們就是很親的親人。

公公是個工作上一絲不茍的人。大學畢業分配到東郊區時,全日制的本科生在東郊區是鳳毛麟角。他憑著自己的真才實學和嚴謹認真,一步一個腳印,走上教育領導崗位。作為坐落在當地中心區卻是非重點校的校長,日常工作中要面對教職工多,復雜的利益需求要理順的問題;要面對生源總體素質差,但成績需要提高的問題;還要面對校舍陳舊需要修繕,日常經費開支不足需要到處申請化緣等諸多錯綜問題,但作為黨員干部,他有著正直的為人和處處為教職工和學生著想的極強的宗旨意識,對這所歷史問題重重、沒人愿意接手的學校,他卻能從容鋪陳,游刃有余,最終打理得井井有條。

退休前,他絕大部分時間都是用在異常繁忙的工作上,家里的大事小情多是婆婆操持。58歲退居二線,恰到兒女陸續成家,孫輩的出生,讓他的生活重心和角色開始了大角度轉換。

1995年,我的兒子,他的孫子出生了。當了爺爺,孫子成了他工作之外的頭等大事。他為孫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戒煙。因同事的一句玩笑話:“有孫子了,再吸煙會影響孫子健康!”吸了30多年,深知吸煙有害健康卻幾戒幾敗的公公,這回可不一樣,為了孫子,當機立斷,義無反顧,干脆利落,這期間有過多少煎熬,就不得而知了。那段時間,他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看孫子,幫我照看孩子,我好騰出手來做飯。平時話很少的公公,可是一到孫子的小床前便會打開話匣子,操著邯鄲老家的口音和孫子說個不停,這剛剛一個多月大的孩子,跟爺爺也是真投緣,就像聽懂了一般哼哼哈哈地應和著,這讓我一句也聽不懂的祖孫倆的一唱一和也真是有趣,乃至于兒子剛開始學說話時嘴里蹦出來的全都是邯鄲音兒,這下把婆婆嚇壞了,趕緊阻止,規定全家人跟孩子說話時一定要說普通話。

因婆婆腿腳不好,公公退休后便成了家里的后勤部長,工作性質也逐漸地由管理型的腦力勞動過渡為周而復始的體力勞動。每天買菜、收拾屋子,幼兒園接孫子放學,工作量比退休前大了許多。我兒子上小學的時候,婆婆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從前,上下樓已經比較困難了。公公除了每天雷打不動地到學校接孫子、料理家務以外,他二兒子的孩子出生后,又肩負起照看不滿一周歲的孫女的重任。這孩子的心就是一面鏡子,容不得半點隱藏,即使奶奶每天照舊拖著笨重的身體給她做午飯,打點一下力所能及的生活,可終還是因疾病纏身,少了些耐心與交流,總不討小孫女的喜歡,反倒是爺爺耐心周到的喂水喂飯端屎端尿更稱小孫女的心,更關鍵的一點是,能帶她出去玩兒。就這樣,小孫女成了爺爺的跟屁蟲。剛會走路,嘴里剛剛會說幾個簡單詞語的小丫頭,只要一看見爺爺有要出門的跡象,便再不離左右,嘴里反復地說著一個字:“跟!跟!”為避免她哭鬧,只能趁著她睡著的時候,才敢出門,這感情好得令奶奶嫉妒。

多種疾病纏身的婆婆,幾乎住遍了天津市最好的綜合或??漆t院,折騰了幾年,終于沒有如大家希望的那樣慢慢地好起來,在公公69歲那年,徹底地躺在了床上,成了一個僅存一點點意識,再也不能說話的半植物人。公公這個時候剛剛完成孫女小學的接送任務,指望著退休十年的緊張忙碌能暫時告一段落,能偶而騰出點時間來享受一下晚年的清閑。老伴兒的臥床,無疑是在宣告,又一項更加艱巨的任務擺在了面前。

強量能干的公公吃穿都不甚講究,最愿意看到的是兒孫們的生活的美滿,事業的上升、學習的進步。兒孫們升職加薪、考上重點學校、文章發表了,這些好事我們都會第一時間報告給他,一方面,這里有他良好的學識品行的強大基因的影響,更因為這些都是公公無怨無悔地照顧家,讓我們毫無后顧之憂地學習工作的結果。如果因為家事影響了兒孫們的學習工作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所以面對老伴兒臥床,他堅決地拒絕了兒女們輪流陪伴的想法,非要由自己親自照料。畢竟,照顧病人可不是簡單的活兒,記得婆婆到處住院的那幾年,請了24小時護工,我們兒女只是晚上輪流陪著她在醫院睡一宿,就已經是手忙腳亂,工作生活兩不轉了。公公是快70歲的老人了,身體怎么吃得消啊。最終達成了共識,請個保姆和公公一同照顧婆婆。

照顧老伴兒的日子那叫周而復始。雖然有保姆在,可是在如今保姆市場亂象叢生的情況下,找到一個處處稱心的真不容易,所以公公仍然是事無巨細地參與著照顧老伴兒的全過程。每周都會按照節氣時令,再結合老伴兒的身體狀況,初步規劃出一周的食譜。每天早晨早早起床,指揮協助保姆把為老伴兒量血壓、測血糖,翻身拍背等事情做妥當了,趕緊到市場挑選為老伴兒配置當天營養餐的新鮮食材?;貋砗蟮缺D纷鲲埖目諜n,為老伴兒做一個全身按摩。其實有些具體的活兒是可以由保姆來做的,可是他總是不滿意保姆按摩的穴位不準,力度把握不好,非得親自來做。

這還不夠,和真正的植物人不同,婆婆還有意識,對身體的不適還有痛感,趕上不舒服的時候,經常是夜里哼哼地折騰而白天呼呼地睡,連保姆都困得熬不住了,因為這個原因,累跑了三四位保姆。每換一次保姆,公公就會把照顧老伴兒的流程要求重新培訓一番,異常繁瑣卻一絲不茍。

在公公的精心照料下,已經簽了近十次病危通知書的婆婆,居然又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年,直到去世,身上沒有生一處褥瘡,就連定期來給婆婆換尿管換胃管的老護士都說不可思議,覺得這樣的危重病人能生存五年簡直就是奇跡。

婆婆走了,走的時候,只有公公和保姆陪在身邊。也許正是因為有老伴兒寸步不離的陪伴,看她臨別的表情平淡安詳,沒有一絲痛苦。這一年,公公75歲。我們以為公公從繁重瑣碎的勞動中解脫出來了,應該算是一種解放,精神會好些,如若不是偶然聞到屋子里的煙味兒,看到煙缸里的煙蒂,還有那突然間白了許多的頭發,我們還不理解,其實這五年的相濡以沫,照顧老伴已成為他的習慣,成為他全部的生活內容,而這塊工作一旦戛然而止,老人心里的落差我們無法理解。

接下來的幾年,他的身體衰老得很快,大不如前。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給兒女添麻煩,努力地表現出堅強的一面,還學會了自己做點簡單的菜,偶爾地也露一手讓孩子們嘗嘗,味道還蠻不錯。感恩老人始終如一的呵護,我們唯一應該做的,就是多抽出時間來,給這位為工作、為家、為兒孫無怨無悔地付出了一輩子的老人多一些陪伴,畢竟他為我們做得太多了。

熱點新聞

代理品牌男装赚钱吗 豪利斗地主 712股票今日行情 互联网是靠什么赚钱 股票大盘行情 欧冠各小组积分排名 推倒胡麻将规则 网赚团队微信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两分彩开奖历史 大盘指数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