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小東莊村

    發布時間:2019-12-24        

村情簡介:小東莊村,清光緒五年(1879年)建村,曾用名東小莊,“文革”時曾更名衛東村。有1099戶,2365人,除漢族外有回族22人,滿族1人,耕地3070畝。東至十三頃,西至東河,南至津塘公路,北至京山鐵路。

村名的由來

清光緒五年(1879年),張八爺在小東莊設立一個糧店,名為“裕發號”,經營稻米販運,又招募壯丁來此墾荒,保證糧店的稻米來源。從此之后,陸續有佃戶在此地定居下來。

后來,清政府為緩解嚴重的流民問題,下令將包括小東莊在內的大片荒地“開渠三道,分地為排,出示招民認墾,開種稻田”,并“發給執照,內有‘永遠為業’字樣”。各地的農民紛紛前來墾荒,一些來自河北和山東等地的貧民來到此地,同“裕發號”的佃戶一起,將大片荒地開墾成肥沃的良田。此地漸漸形成一個村落。因為此地在所有五十六個排地中位于東河以東,所以被稱為東排地,初名東小莊,人數漸多后改名為小東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西房子村、南房子村并入小東莊,共同組成現在的小東莊行政村。

注:1996年版《東麗區志》載,小東莊村為清朝末年建村。                                                                                                                             

講述人:劉印奎,74歲                                                                                                                                                             

孟繁志,66歲                                                                                                         

整理人:郝         爽

作惡多端的日本崗哨

京山鐵路是連接北京和山海關的一條交通要道,可延伸到沈陽、哈爾濱,是連接東北、華北的重要干線??谷諔馉幈l,日本人迫不及待地占領了這條他們垂涎已久的鐵路,并在沿線地區設置了不少崗哨。京山鐵路小東莊段當年設有崗哨,這些哨兵和其他日本侵略軍對村民們犯下了難以饒恕的罪行。

崗哨設在小東莊村北,由四五個日本兵專門負責把守。日本兵剛來的時候戰局還不太明朗,他們在值班之余就龜縮在哨所內,很少出來。后來隨著國民黨軍隊在華北、華東、華南地區的一退再退,所謂的“大東亞圣戰”似乎已經勝利在望,日本在華北占領地區搜刮的各類物資也源源不斷地通過京山鐵路運往偽滿洲國,一連串的勝利強烈地刺激了崗哨執勤日軍的情緒。每當日本軍列從這里經過,崗哨里的士兵就站成一排,向著他們天皇所在的東方興奮地大喊:“板載(萬歲)!板載!”癲狂之情溢于言表。

日本兵除了看守鐵路沿線外,還要對穿越鐵路的村民們進行檢查,他們規定:村民要是想穿越鐵路,必須攜帶所謂的“良民證”,不準在行李中私藏稻米、洋火等物品。每次有村民要過鐵路去辦事,他們總會借口搜查違禁品,將村民所帶的物品翻個底朝天,要是村民露出一絲不快,他們上前便是一頓拳打腳踢。后來,這些日本兵們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虛榮心,要求經過的村民都要向他們鞠躬。碰到有些老人年齡大了,行動遲緩,腰彎不下去,他們便派一人強制將老人的腰彎到90度,老人往往撐不下去倒地不起,而一旁的日本兵卻哈哈大笑,以此取樂。

村民們手無寸鐵,面對裝備著鋼槍刺刀的日本兵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咒罵這些鬼子早些完蛋。大家每天下地干活都得經過崗哨,只好繃緊神經,小心翼翼地祈求自己沒觸犯那些規定??砂倜芙K有一疏,一次有位村民從東大橋辦事回來,由于走得匆忙,將“良民證”落在了那里。經過崗哨時才想起來,他想自己上午剛被檢查過,也許日本兵能夠允許自己先過去。沒想到日本兵見他拿不出“良民證”,根本不管他是不是本村人,一把將他推搡到一邊,讓他回去。村民比劃著試圖告訴他們自己上午剛從這里經過,一旁的日本兵見他不肯走開,不分青紅皂白就用槍托砸了過去。這位村民躲閃不及,被砸中太陽穴直接倒地昏了過去。其余士兵見狀紛紛效仿,槍托如雨點般砸在村民身上,最后將這位村民活活打死。隨后,日本兵把尸體拖到一邊,得意揚揚地向過往村民展示他們的“戰果”。

抗戰勝利后,這個崗哨的日本兵奉命向中國軍隊投降,后作為戰俘被中國遣返回國。當運送這些日本兵的火車經過時,村民們都跑去觀看,看到這些昔日里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皇軍”士兵如今這般垂頭喪氣,心里真是痛快,紛紛歡呼慶祝。

講述人:劉印奎,74歲

孟繁志,66歲                                                                                                                                                   

整理人:胡民東

聶四爺安電燈——真較勁

20世紀三四十年代,村里來了個叫橫倉的日本商人,能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如果把他放在人潮中,很難立即辨認出他是日本人。

由于當時日本正大舉侵略中國,所以起初村民們對橫倉都充滿敵意。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村民發現橫倉并不似一般的日本侵略者那般狡猾邪惡,相反地,他總能給村里頭帶來許多長見識的舶來品,而且橫倉很喜歡小孩,經常與街上遇到的小孩分享新進的糖果。所以,即使遭到家長三令五申禁止與橫倉接觸的警告,小孩子一見到橫倉,依然會立馬跑到他身邊,向他要糖果。村里頭有戶農民,平時熱心幫助街坊鄰居,大家都叫他“聶四爺”。聶四爺也跟村里的其他人一樣,對橫倉抱有警戒的心態。

一天傍晚,橫倉經過一戶人家,發現小孩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做作業。橫倉心疼地向小孩的家人建議道:“你們應該通上電,讓小孩在明亮的燈光下學習?;璋档墓饩€會影響到孩子的視力。”孩子的家長認為橫倉貓哭耗子——假慈悲,遂打發他離開。

橫倉想給村民家里通上電,村民不理解,橫倉就想讓村里比較有威望的聶四爺起帶頭示范作用。不料,聶四爺張口就否決了這事。橫倉知道大家的心思,沒有強求,而是轉向聶四爺家中的孩子,詢問他們想不想在晚上也有個小太陽,不用擔心走夜路,不必在黑漆漆里摸索,不靠煤油燈昏暗的燈光學習。小孩子被他所描繪的“光明”感動,憧憬著這樣的畫面??粗『⒀劾镩W現的光芒,聶四爺不再執拗,勉強答應,不過有個前提條件,如果橫倉沒有實現他的諾言,從此他便不能與村中任何小孩接觸。

橫倉爽快地同意,立馬干起活來。他請來自己熟悉的電工給聶四爺家里通電。沒幾天,聶四爺家里成功地通上了電。在電燈打開的一瞬間,聶四爺同他家中的老老少少一樣都被突如其來的明亮所震撼,原來夜晚也能如此亮堂。小孩在電燈底下活蹦亂跳,嘴里不住地叫嚷道:“小太陽來我家啰,小太陽來我家啰……”聶四爺嘴上不說,但心里暗自嘀咕,居然把夜晚整出了白天樣兒。

燈光的照耀,打破了夜晚的黑暗。家里的老少都對電充滿了好奇,喜歡久久地待在有電的地方。聶四爺索性在自家的門洞、廁所等處都裝上了燈泡,一共安了十幾個電燈,心滿意足地徜徉在光明之中。沒料到,收電費時他卻傻了眼。這事被村民們傳為笑談,大家還編了句歇后語:聶四爺安電燈——真較勁!                                                           

講述人:孟繁志,66歲                                                                                                        

整理人:陳        金

 

 

 

熱點新聞

代理品牌男装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