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老圈村

    發布時間:2019-12-26        

村情簡介:老圈村,1912年建村,曾用名曹家圈。有130戶,450人,耕地337畝。東至務本一村,西至臥河村,南至窯上村,北至軍糧城發電廠。

村名的由來

老圈村原名“曹家圈”,是清光緒年間直系軍閥曹錕囤草養馬之地。曹錕是天津人,在天津大量買地,不僅在此處囤草養馬,還招來佃戶種田。因為是曹錕的地,所以最初此地被稱為“曹家圈”。

后隨著曹錕失勢,曹家圈被廢棄,但曹家圈所在地土壤肥沃,且人口較少,于是越來越多來自河北、山東的人遷入曹家圈開荒種地。民國年間,隨著遷入的人口越來越多,形成了李、王、孟等姓氏家族,人們認為再將此地稱為曹家圈有所不妥,便將曹家圈改名為“老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劃分行政村時,老圈沒有單獨成村,屬于十三頃村。當時十三頃村大隊分成了五個小隊,老圈所在之處就是第四、第五小隊。

1982年,因為發展需要,十三頃村將老圈這塊地劃分出來,獨立成一個行政村,村名仍以“老圈”為名。

講述人:李連海,64歲,村副書記                                                                                                                     

徐士敏,63歲,村書記                                                                              

姜志敏,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曹家圈的興衰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老圈被稱為曹家圈或草圈,曾是著名的“賄選總統”曹錕(1862—1938年)放養軍馬的處所。

袁世凱就職中華民國大總統后,北洋集團中手握重兵的直系軍閥曹錕地位也節節高升。曹錕,字仲珊,直隸天津人,北洋時期直系軍閥首領、中華民國第四任大總統(1923年10月,通過賄選登上民國大總統寶座,人稱“賄選總統”)、國民革命軍一級陸軍上將(1938年6月14日被民國政府軍事委員會追贈)。曹錕作為軍閥,深諳精兵強將是其立足之本的道理,除依仗親信將領吳佩孚外,極其重視兵馬操練。雖然在鐵絲網與機槍面前,騎兵的作戰能力逐漸削弱,但在第一次直奉戰爭期間,曹錕、吳佩孚靈活地運用騎兵騷擾奉系軍閥張作霖大軍的后勤補給線路,直系騎兵為勝利立下了赫赫戰功,而這些直系戰馬大部分源自曹家圈(老圈)。

曹家圈本是天津東郊區的一片荒地,土壤肥沃、水草肥美,曹錕行伍半生,練兵多年,一眼就看上了這塊寶地,仗著手中有人有槍,置天津行政當局于無物,下令手下跑馬圈地,強占了一大塊草場,對外宣稱用作軍事用地。地方政府眼見既成事實,只得默許其強占草場。曹錕占地后不久,一方面將直系軍馬安置于此,另一方面征招人手開荒耕種,一時間曹家圈一帶駿馬無數,日夜馳騁。

但這種場景并沒持續太久,曹家圈跑馬場很快便衰落消失。原來這曹錕并未聽從吳佩孚的意見,執意通過賄選手段當上中華民國第四任大總統,引起了全國各地的口誅筆伐,各路軍閥也借勢蠢蠢欲動。吳佩孚人稱“玉帥”,是一代帥才,他深知華北地區一馬平川,京津一帶無險可據,南方各路軍閥混戰不休,不如虎踞洛陽屯兵十萬以震天下。吳佩孚一方面在洛陽招兵買馬,另一方面請示曹錕抽調部分精兵南下洛陽以壯聲勢。且不說曹錕素來信任吳佩孚,當上大總統后更是自我膨脹,認為天下已定,便將曹家圈大量軍馬抽調給洛陽。

第二次直奉戰爭期間,由于原屬于直系軍隊序列的馮玉祥國民軍與奉系軍閥張作霖領導的東北軍暗通有無,國民軍戰場倒戈,奇襲北京城,活捉大總統曹錕。直軍聞聽此訊,滿盤皆崩。眼見大勢已去,直軍前敵總司令吳佩孚拋棄前線部隊逃至天津,下令將直軍剩余軍需物資全部摧毀,曹家圈也被直軍廢棄,所剩不多的戰馬或逃或死。

講述人:李連海,64歲,村副書記                                                                                                                                         

徐士敏,63歲,村書記                                                                                                                                          

姜志敏,46歲                                                                                                            

整理人:馮牧野

兩個“老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整個小東莊鎮有兩處地名叫老圈的地方。這是因為當時曹錕在天津東郊圈的這塊地位于十三頃村和臥河村的中間,面積較大,村民們為了更好地區分,將老圈中靠近十三頃村的那塊地稱為“十三頃老圈”,把靠近臥河村的那塊地稱為“臥河老圈”,但是只有當地村民才使用這樣的叫法,對外這兩地還是統稱“老圈”。由于外地人不清楚“十三頃老圈”與“臥河老圈”的區別,為此還鬧出了不少笑話。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的一天,小東莊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一到村里,就四處打聽老圈的位置,其他村的村民一問才知道,原來這個青年姓李,是山東人,其大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離家跟著一木匠師父學藝,聽說在天津東郊的老圈定居了,但不知怎么地后來跟家里斷了書信,而今他奶奶病重,希望在臨死之前能再見大伯一面,于是便到天津來尋大伯,但是已經出來半個月了還沒尋著人,小青年都快急瘋了。

村民們一聽,急忙安撫道:“小兄弟,別著急,別著急,你馬上就可以找到你大伯啦!這不,老圈就在南邊呢,你往南邊走,問問就能找到老圈李家啦!”這個小青年一聽,立馬往南邊趕去,一路邊打聽邊問,走了幾個小時,終于找到了村民所指的其大伯所住的屋子。小青年一敲門,不過一會,一個中年人開了門,小青年一看,這中年人跟自己的大伯歲數差不多,以為就是自己從未見過的大伯,抱住中年人喊道:“大伯,我可算找著你了!”而被抱住的中年人被小青年的這一舉動嚇了一大跳,急忙問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找錯人啦,我可沒有侄子??!”這下可把小青年搞糊涂了,便把村民給自己指路的事情說了一遍,聽了小青年的話,中年人才明白過來,原來是村民們給小青年指錯了路,小青年要找的大伯住在十三頃老圈,這里是臥河老圈,外村村民只知“老圈”,并不清楚“十三頃老圈”與“臥河老圈”的區別,給小青年指的路是往“臥河老圈”那兒去的路,而中年人正好和小青年的大伯同名同姓,所以引發了認錯親的鬧劇。隨后,中年人急急忙忙把小青年帶到十三頃老圈,這才讓叔侄倆相認。

80年代后,老圈從十三頃村中分出來獨立成村,現在大家所指的“老圈”,就是當時的“十三頃老圈”。

講述人:李連海,64歲,村副書記                                                                                                                                           

徐士敏,63歲,村書記                                                                                                                                           

姜志敏,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魚米之鄉

老圈地處海河北面,雖然從近代開始就是囤草放馬之地,但隨著后來越來越多的人遷入該地墾荒種田,老圈漸漸變成一個盛產稻米和螃蟹的魚米之鄉。

老圈村的村民世代以種植水稻為生,稻米收獲的季節,是村里孩子最開心的時候,因為這時候村里每家每戶總會將新米上鍋蒸熟,那時村子的每個角落都彌漫著稻米的香味,稻米顆顆晶瑩剔透,令人垂涎三尺。

除了盛產稻米之外,老圈還盛產螃蟹和河魚等水產,當時村子里流傳著這么一句順口溜:“想吃螃蟹,河里一逮就有;想吃河魚,河里一撈就有。”老圈雖然不緊臨海河,但有條小河穿過村子,每到夏秋的晚上,河里的螃蟹就會成群結隊地爬上岸,村里的農田、土路,甚至村民的院子里都能見到螃蟹的身影。

村民們抓螃蟹的方法多種多樣,有的用長鉤子伸進螃蟹的洞穴,輕輕一勾,螃蟹就被扯了出來;還有的在河里埋一只大缸,河底的螃蟹紛紛爬進水缸里,退潮后,螃蟹被困在缸里出不來,村民可收獲一整缸的螃蟹。

令人惋惜的是,“稻米飄香,蟹多魚肥”的景象隨著村子的不斷發展而漸漸消失,現在只存在于村民的記憶之中。

講述人:李連海,64歲,村副書記                                                 

徐士敏,63歲,村書記                                                  

姜志敏,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熱點新聞

代理品牌男装赚钱吗